智慧使人豁达,狂躁源于无知

【欺诈组】偷心罪的代价是无期徒刑(酒驾后续)

嘿嘿嘿(º﹃º )……

现代PARO

甜的,请放心食用

前文看这里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盛夏的夜越来越热了,连清爽的凉风吹过来都没怎么能消除人们身上的躁气。


瑟维在扣下这个月第四个无证驾驶的车辆后重重地叹了口气,身上本不该属于他的戾气几乎要化为实体。


因为他现在在疯狂想念一个人。


距离他上次被“性骚扰”已经过了快一个月了,但他还是忘不了唇上柔软的触感,那人潮红的脸蛋以及分离后散出的酒气。瑟维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酒驾的了,但用这种方式跑路的,他还是头一次见。


真是稀奇呢……


皮尔森躺在...

置顶:我当时害怕极了

【当我带着来姨妈的气愤与暴戾冲向置顶时,我发觉自己像个祖安人。】


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哔哔赖赖的傻置顶而已,谢谢。


可以叫冲冲,主要因为真名里有这个字。


游戏ID:切切老子爱你


QQ名和lof一样。


快点来骚扰我吧!


专一深情的我是谈恋爱的最佳人选(网恋选我我最甜,不骗感情只骗钱)


现下只产关于克利切的文,不然我对不起专一深情的称号。


没有特别雷的,只要是为爱发电都值得被尊重。(圣母病晚期)


是个鸽子,但是喜欢开新坑。(请把你准备取关的手停一停)


好了(●°u°●)​ 」,我要继续沉浸在来姨妈的悲痛中了!


【欺诈组】酒驾(超短小)

嘿嘿嘿(º﹃º )……

现代PARO

社园亲情向


皮尔森觉得自己好像把这辈子该喝的酒全喝了。


他自认为自己的酒量算好的,但也经不起他那些要命的同事白酒红酒一顿乱灌。一顿聚餐下来,自己的肚里就差不多都是酒了。


匆匆忙忙地跑到厕所,把该吐的全吐了,剩下一些吐也吐不出来,只觉太阳穴处突突地跳,涨得慌。


真该死,自己还得回家照顾艾玛。


烦。就不应该答应那些闲得蛋疼的同事一起聚餐。这会儿早就没有公交车了,身上也没带钱,让同事送自己回家更拉不下面子。只有来聚餐时自己骑着的穷酸小摩托车陪着自己。


“皮尔森,要不然还...

有点想咕了……

先放个车轱辘

溜了溜了

【欺诈组】 带球跑是真的爽(2)

·ABO生子设定

·魔A X 慈O

·这就是现代au,就是……

·俗套剧情 ooc被我承包了

·除欺诈外全员友情向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克利切没有去孤儿院,甚至连白沙街都没敢回。


回孤儿院肯定会被发现的,再者,绝对不能连累孩子们。克利切坚定地想。离开罗伊家不到两天,他又过回了原来那个混混的生活。只是碍于腹中的孩子,没敢抽烟,没敢喝酒,甚至连老本行都不敢去干。


去他妈Omega的本能。他现在后悔以前为什么没把自己的Omega腺体给剜下来,要是怕疼打针麻醉不...

【欺诈组】带球跑是真的爽

·ABO生子设定

·魔A X 慈O

·可能是现代au,可能……

·俗套剧情 ooc被我承包了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这个地方克利切一刻也不想待了。


他没敢闹出太大动静,毕竟他是个行动派。反正现在能做的只有想办法找到机会离开这个人间地狱。


不好意思了罗伊先生,不是你这儿不好,是克利切怕在这里待久了会控制不住让你断子绝孙的冲动。所以先走一步了。


克利切一边将床单撕成条一边想着。但突然响起的脚步声使克利切停止了他手里的动作,他飞快地把惨不忍睹的床单揉成一团藏在怀里。...

甜食——玫瑰果酱

园社only


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伍兹小姐从橱柜里拿出一罐玫瑰花。她可真是个淑女,像玫瑰一样。


克利切这样想着,上前去打招呼:“日安,伍兹小姐。”


清晨的阳光照在装着玫瑰的玻璃罐上,折射过来闪到了克利切完好的那只眼睛。“这是?”克利切看向那罐闪着粉红色光的罐子。


“这是我做的玫瑰果酱啊。皮尔森先生要尝尝看吗?”伍兹小姐小姐露出比玫瑰还优雅的笑容,拧开盖子。


香气立刻从...

甜食——慕思蛋糕

佣社only


小甜品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前辈,尝尝看?”一奈布端上了一盘小巧的蛋糕,然后把叉子递上去。


粉红色的小蛋糕像什么宝物一样,克利切举着叉子,却下不去手。乳白的奶油点缀,像是在说:别吃我;又好像在诱惑克利切:来吃我。


最后,克利切受不了那香味的蛊惑了,拿叉子小心翼翼地照着那粉红的小东西切下去。叉子凹了下去,切下一块放进嘴里。


好甜。不同于那种让人发腻的甜,克利切喜欢这种香醇的甜,很细腻?奶油在舌尖慢慢融化...

我还有好多作业没写。

[欺诈组]这里插播一条新闻

标题与正文没啥关联。

现代AU

瑟维X克利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克利切趴在床上戴着耳机玩着电脑。昏暗的房间里除了鼠标和键盘不停地被点击,只有廉价的黑白电视发出嘶哑的声音。


灰暗的窗帘拍在窗台上,让克利切有些分心。本应是阳光明媚的早晨,阳光却像是惧怕这间房子而不敢造访这里一般,只有一缕阳光堪堪透过窗帘。克利切在心里调侃着这儿的遮光度实在是太合格了。


不敢相信,自己真的住进来了。这间奇怪的房子。


克利切身上真的没钱了,电脑是艾玛送给他的,他不能买。威廉奈布家又有男人了,他不方便住。他因为住所问题甚至和流浪汉抢过好几次桥洞和地铁站的席位。


直到他看到了一条小公寓的转卖...

克利切的真心话



今天很困,很困,很困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.其实克利切第三人称口癖和结巴的毛病是可以改掉的。


2.克利切第一次看到莱利的兔牙时,并没有觉得很搞笑。


3.克利切一点也不喜欢那个呼喊动作和挑衅动作。


4.艾玛花园里的花不是克利切摘来送给的艾玛本人的。


5.扮成稻草人绝对是克利切的一时兴起。


6.瑟维的钱包不是克利切偷的,只是那家伙自己搞错了而已。


7.克利切认为,瑟维会提出和自己睡同一张床这种要求只是他的恶趣味,克利切本人并没有多大兴趣。


8.被瑟维缠着看他无聊的魔术时,克利切只觉得很烦。


9.克利切觉得瑟维好讨厌。


10.克...

ALL社的瞬间

一.律社——莫名其妙的注视

弗雷迪·莱利先生是个高贵的大律师,总是高高在上地接受别人的注视。而现在,他刻意引起的,是谁的注意?

“虚伪的上等人……喂,你看什么看?”

“恶心的下等人……喂,你的牙上有菜叶!”

只是不经意,才不是刻意观察。

二.园社——为他而开的玫瑰

艾玛·伍兹小姐是个讨人喜欢的、纯真的女孩。这点在艾玛为花浇水时露出的笑容中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“真好,这株玫瑰长得很好呢。”

“皮尔森先生一定会喜欢吧。”

想到克利切收到玫瑰那一刻羞涩的表情,艾玛又一次露出了笑容。

三.欺诈组——花里胡哨的魔术

瑟维·勒·罗...

我永远爱贝坦菲尔小姐

来一点真人真事

今天我和小李上街,经过一个乞讨的老人。老乞丐拉住小李的裤腿问·:“能给我一点钱吗?”小李同情之余,掏了掏口袋,发现没有钱,尴尬万分。谁知老人一点都不尴尬,因为他平静地掏出一张二维码,举到小李面前:“那你有微信吗?”

我只是个小号

这是我大号。我准备起名叫 阿尔卑微 。   @人生无底线

我永远爱

大大们的文。

© 每天对着阿切手冲一百次 | Powered by LOFTER